湿了个君

【现欧】真心话大冒险01-04

这篇真的好!!我我我一定定转发收藏一下((。

一只蠢叶子:

#单箭头三十题之二,梗见上一张图片




CP:戏精宿舍x现充x欧神




01


周六晚上,男生宿舍很安静,张伟在图书馆,主席出门了,老高和社团的人聚餐,紧闭的宿舍只听得见游戏音效。欧阳靠在床头,手指上下翻动,手机里一阵刀光剑影,趁着宿舍只有他一个人,他开着外放,耳机戴时间长了难免不舒服。


正在紧张的团战时,“叮咚”一声,手机上方弹出一条微信。


“靠!”欧阳骂了一声,空出大拇指上划隐藏信息,余光瞥了一眼,猛地呼吸一滞,手里的动作就停了下来,随之停下来的还有游戏中的角色,本来所向披靡眼看着就要五杀的英雄呆愣愣停在原地,无所适从,队友将他周围的残血收光,他还是没反应过来。微信提示已经自动从屏幕消失,那句话却像钉子一样深深刻在欧阳的脑海中。


这一局因为欧阳后半场的挂机,他们最终输了,欧阳顾不上队友的消息轰炸,傻傻坐在床头,还保持着双手捧着手机的姿势,一动不动,脑子里像是刮进了一场龙卷风,一直以来的世界观轰然倒塌,砸的他整个人神思恍惚。


什么情况?到底要不要回?怎么回?


“叮咚。”


又一条微信进来,欧阳吓得手一抖,就点了进去,和上一条一样,都是老高发来的。


老高:抱歉,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她们让我给微信列表第一个人表白,没打扰你打游戏吧?


欧阳一直紧绷的神经瞬间松了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气,崩塌的世界观开始一点点重建,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绝地重生,他忍不住骂了一句,伸了个懒腰,然后趴在床上给老高回信息。


欧阳:因为你的信息,团战输了,我靠,你吓死我了。


老高的信息回的很快:偶尔输一次会更有意思,你还是要给对方留条活路。


欧阳翻个白眼,手里噼里啪啦迅速打字:晚上回来吗?要不回的话早点给学生会报备,主席说今儿晚上要查寝。


老高:一会儿就回。


欧阳没有再回复,将手机放到一边,下床洗了个脸,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他现在整个人有点懵逼。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有点苍白,眼底下有乌青,头发也蓬蓬松松堆在脑袋顶,活像个鸡窝。他是不明白自己一个常年不出门的死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想认识,自从大一的新生来报道后,跟伟哥要他微信的妹子突然多了起来,表白也不是没有,但是像今天这样把他吓个半死的还是第一次。


他揉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将微信页面往上翻了一下,半个小时前,那条害他输了比赛的信息端端正正躺在那里。


欧阳,我喜欢你。


 


02


现充看着手机上的消息,沉默不语。旁边的人仍在继续玩着游戏,有人输了,选了大冒险,此时正被人怂恿着去隔壁唱一首歌。周围吵吵嚷嚷的,麦克风里传出的歌声,色子盒摇晃的声音,酒杯酒瓶碰撞的声音,渲染出一个沸腾的夜晚。


现充突然觉得没意思了。


他仰头将自己杯中酒饮尽,走到社长面前,说明天还有事儿要先走。社长点点头,嘱咐他路上小心点。


他拉开包厢门的时候,本子追上来,笑道:“高老师,我也准备走了,介意一起吗?”


现充侧过身让本子先出门,而后关上门,将一室的喧嚣隔绝在身后,“你今天不回家?”


本子笑笑,在ktv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明媚动人,“和你一起走到门口,我坐车回家。”


现充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本子歪头看了他一眼,斟酌着开口,“刚刚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欧阳老师生气了?”


“没有,就是打扰他玩游戏,有点小脾气。”现充说。


本子还欲再说些什么,两人已经走了出来,门口就停着好几辆出租车,现充为本子拉开最近一辆的车门,看着她坐进去后,转身准备离开。本子在车里叫住他,“高老师!”


现充回头,一脸疑惑看着她,对方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凑近一些,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刚刚选的真的是大冒险吗?”


现充一怔,夜风吹在没戴围巾的脖颈上,有点冰凉,他拉了拉身上的大衣,轻笑了下,笑容里有难以察觉的苦涩,他冲本子挥挥手,“到家后发个信息。”


出租车走了很远,现充才转身离开,这里离学校不远,他打算散步回去。点燃一根烟在嘴里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回学校的路变得模糊而悠长。他其实很少吸烟,但今天心里空落落的,埋藏了很久的心事突然宣之于口,原来酸胀的胸口仿佛一个肥皂泡,噗地被人戳破,空气流失后只剩下呼呼风声,急需用香烟来填充。


他想起了刚刚那个游戏。


许是单纯唱歌太过无趣,不知是谁起了头,大家开始玩游戏,他被几个女生拉着坐到了中间,最开始啤酒瓶口一直落在他周围,他也乐得听了许多真心话,一个晃神间,瓶口便对准了他,众人起哄让他选真心话,他们急于知道计院的白月光为何一直单身,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他愣了片刻,最后选择大冒险,真心话什么的,自己知道就行了。


本子坐在他左手边,在大家都不知道出什么题的时候,她笑着说:“高老师,要不你就和微信列表第一个人表个白呗。”


现充心头一跳,转过头去看她,本子好整以暇看着他,眼中是戏谑的笑。


他不用掏手机就知道微信列表第一个人是谁,那个被他长期置顶的对话框是他心底最柔软和隐秘的存在。


或许这是个好机会,现充第一反应是这样想的。很快,他便推翻自己,不行,欧阳是个直性子,这种话搞不好就让他再也不敢和自己说话了,他犹豫着没有去掏手机,改口道,“要不我选真心话吧。”


众人已经失去听真心话的兴趣,闹着要看他微信列表,说他藏着掖着是不是在手机里养了个小媳妇。现充无奈,只好把手机拿出来,在众人面前迅速晃了一圈,说:“小媳妇没有,死宅有一个,第一个人是欧阳。”


他速度很快,没人注意到对话框是置顶,周学长乐了,“那你别扭什么,赶紧的,发个信息过去咱们好进行下一轮,我今儿必须把你的真心话套出来,我可是带了任务来的。”


是啊,一个游戏而已,别扭个什么劲儿。这个在旁人看来动动手指的事对他来说却是无比艰难。大家还在闹,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字,嘈杂中思绪飘到了遥远的另一个空间,顶着一头栗色微卷头发的人靠在床头安静打着游戏,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他专注的眼神,嘟囔时一张一合的嘴唇,修长灵动的手指,还有刚睡醒时迷蒙的表情,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胸口叫嚣着,机会错过就没有了。右手死死捏住手机,现充心一横,打了六个字过去,而后点了发送,将消息页面对着众人,“可以了吗?”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按发送的时候手指有多颤抖。


后来他没有再参与游戏,不停的开屏锁屏,手机在手心微微发烫,始终没有动静,发出的消息像一颗投入大海的石子,他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却连水花都没有换来一个。终于,他在心里轻叹一声,还是发了一长段话过去解释,告诉他刚刚只是个玩笑。


 


03


现充回来的时候正好十点,欧阳曲着两条腿坐在椅子上看游戏直播,他穿着嫩黄色的睡衣,披着一个小被子,像个静止的表情包。伟哥已经上床,在床上对现充说:“回来的真及时,十点半查寝。”


寝室开着空调,现充一路走回来时满身的冰凉终于得到一丝缓解,他将手中的袋子放到欧阳桌上,脱下大衣挂进衣柜。


“这什么?”欧阳拿过袋子,上面印着KFC的标志,打开来,是奥尔良烤堡套餐,还热乎乎的,他冲现充晃了晃袋子,笑道,“谢啦!回头给你发微信红包。”


“不用了,就当害你输掉游戏的补偿。”现充说。


欧阳一边扒拉着食品包装一边说:“那怎么行,你的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你这样我以后怎么好意思再让你带东西。”说完拿出手机发了个五十块的红包过去,然后又缩进被子里一边啃汉堡一边看直播。


现充手机响了一声后,他看都没看,就将手机丢在了桌子上,发出不小的响动,吓了欧阳一跳,他连忙摘下耳机,现充已经拿着洗漱用品出门了。


欧阳:……?


伟哥也从床上探出头,眼神在欧阳和现充的手机之间来回看,欧阳一口咽下嘴里的食物,问道:“老高怎么了?吃炸药了?”


伟哥心里大概明白了几分,但他不能说,于是摇摇头,“……不知道。”


寝室又安静下来,欧阳搁在一旁的耳机里还有主播激动的声音,但他也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心思,三两口解决掉现充带回来的东西,摊在椅子上思考人生。


他思来想去没想清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老高,于是便站起身准备出门找人问清楚,刚拉开寝室的门,现充穿着睡衣站在门口,看到他有些惊讶,“穿这么少干什么去?”


他刚说完,一阵风吹过,欧阳立马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地一把将现充拉进来,关上门,认真的问着面前的人:“我得罪你了?”


现充眼神似乎暗了一下,随后道:“没。”


“那你怎么……”


现充打断他,“一点私事,和你无关。”


欧阳好似被人堵住了嗓子眼,一肚子疑问没法再问出口,憋在那,好半天没回过神,愣了半天,说出一个字,“哦。”


这一夜,欧阳睡得并不好,他不停的做梦,先是梦到新垣结衣,然后又是茨木童子,两人在他梦里打架,打得他不得安宁,突然画风一转,他梦到了老高,依旧是穿着那套深蓝色的睡衣站在他面前,笑意盈盈地说:“欧阳,我喜欢你。”


欧阳吓得一个激灵,瞬间惊醒。


躺在床上回神的时候,他看到现充的被窝里还亮着灯,他摸出手机看一眼时间,凌晨四点,也不知他是刚醒还是一直没睡着。想起刚才的梦境,欧阳暗骂自己神经病,白天一句玩笑话怎么还记到了梦里边。


他摸出手机给现充发了一条微信:怎么还不睡?


他听到现充手机震动了一下,之后现充抬起头望向他,眼神隐没在黑暗里,映着手机屏幕的光,格外明亮。现充没说话,同样回了微信:刚醒,这就睡,晚安。


 


04


现充觉得自己魔障了。


之前心事一直暗暗藏在心里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想,只觉得每天一抬头能看到那个人就好,如今因为一个游戏将想说的话说出来后,他心里就生出了渴望,渴望对方看透他拙劣的谎言,渴望对方的回应,渴望对方也重视自己,随着渴望滋生的是被忽略时候的焦躁和坏脾气。


他知道这样不对,但他控制不了自己,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那些妖魔鬼怪便再也收不回去。


夜里刷知乎,看一些类似于“爱而不得是什么心情”,“爱上直男是什么体验”之类的文章,越看越觉得绝望,欧阳的微信就是这时候发过来的,他看到后沉寂一晚上的心像是瞬间又跳动起来,抬头看去,对方睡得双眼迷离,一脸疑惑看着自己。


让他不自觉就想起了第一次对这个人动心的场景。


那时候他刚上大一,从小都是走读的人第一次有了室友,最私密的空间充斥着陌生人,感觉不是很好,所以他很少说话。另外三个室友,一个老好人,他勉强还能接受,另一个装逼王,还特么不讲卫生,看着主席的床铺,他真的分分钟想爆炸,最后一个人,也是报道最后一天来的,长的挺白净,染了个栗色的头发,看起来比较文静,也不爱说话,但是过了一天,现充就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他端着洗脸盆站在寝室门口看着那个看似文静的名叫欧阳的人一边打游戏一边破口大骂,整个人都石化了。


这他妈都是一群什么玩意儿。


改观是在一个晚上,现充躺在床上拿手机找剧社的照片,一不小心点开了前置摄像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他放大的一张脸,而是身后那个人。前置摄像头刚好对准了欧阳的位置,现充通过手机看到他在打游戏,眉头一会儿紧皱,一会儿舒展,一会儿裂开嘴笑,一会儿龇牙,表情十分生动,现充竟然一时忘了自己要帮学姐找照片的事,就这样看着那个人看了一场游戏的时间。他穿着白色的睡衣,栗色的头发凌乱搭在额前,有一根不老实的翘起来,配合着他丰富的表情,显得十分可爱,现充没忍住,偷拍了一张。


他打完一场,打着哈欠伸懒腰的时候,现充连忙收回手机,然而一颗蠢蠢欲动的心却再也没法收回。


现充自嘲地笑笑,还真是容易自掘坟墓,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个直男该多好,可是就算知道了,能保证自己不动心吗?


他退出知乎,给欧阳回了个晚安,放下手机睡觉,一夜无梦。


见到那个女孩是圣诞节前一天,现充从食堂回来,刚走到宿舍楼下,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回头,一个穿着浅蓝色羽绒服的姑娘含笑看着他,他第一反应是又要被人告白,却不曾想姑娘将手中的蛋糕递到他面前,略带娇羞的说:“高老师,你和欧阳学长关系好,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个蛋糕交给他?”


现充看着可爱的包装盒,不像学校周围的几家店,于是问了一句,“自己做的?”


女孩脸一下红了,点点头,“刚学的,做的不好,希望他不会嫌弃。”


现充这才细细打量女孩,个子很小巧,戴一顶毛线帽子,看起来很可爱,最要命的是,她的眉眼很像新垣结衣。


现充下意识不想去接,但他不能这么做,笑着接过姑娘的礼物,说:“我会带给他的,放心吧。”手中的蛋糕似有千斤重。


盒子放到欧阳桌上的时候,欧阳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扫了一眼,“什么东西?”


“一个妹子送你的蛋糕,亲手做的。”现充说,想了想又补充道,“长的很像新垣结衣。”


“什么什么?在哪在哪?”欧阳从电脑屏幕里抬起头,一脸兴奋,现充深深看了他一眼,别过脸去,走到自己的座位,“不知道还在不在楼下。”


欧阳果然冲到窗户边上去看了,看完后一脸失望的回来,“好像走了。对了,她没事儿送我蛋糕干什么?”


现充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又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于是道:“还能干什么,追你呗,妹子挺可爱的,下次就别躲着不见了。”


欧阳小心翼翼打开蛋糕盒,是一个精美的翻糖蛋糕,形状是一颗心,大胆而直白。他拿起小叉子舀了一勺吃了,咂咂嘴,“太甜了,齁的慌。”然后再也没动过。


现充心里一些小情绪又开始欢快起来,他骂了自己一句傻逼。




TBC




#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俩的(鬼知道有没有美好









???你们这些净会诛心的该打



别问我为什么才看到这个梗((看一次要一次命

七夕玩梗找乐子,亮点自寻666

十三年不归人:

黄初八年正月雨,而北风飘寒,园果堕冰,枝干摧折


                                                ——曹植《慰情赋》


脑补一堆丕植的r18

Mygoooooooooooood#boom

朱樱司专用atm:

啊 忽然想起这边很久没更了!都是wb的旧图。。

p1-3 年龄操作注意 p4 没开起来的车 p7暑假可能会做成明信片

最后一p 司司生日贺图~~~~爱你!

【博晴】花吐症

老梗新写w甜出新高度👏🏻👏🏻🙈

城阙未央:

记得好像是群里橙子的梗,艾特一下橙子 @戴子澄


博雅的花吐症好了。
不明原因,他也只能对自己解释说所谓的花吐症果然只是空穴来风,毫无凭据的东西罢了。
神乐摇头晃脑道:“花吐症如果一直不被暗恋的人了解心意,就会抑郁而死。难不成是晴明哥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 ”
“所以大概是他在心里拒绝我了,所以我干脆就好了? ”源博雅接口,他说的如此平淡,好像神乐口中的被拒绝的人和他毫无关系。
“哥呀哥,你怎么不直接去告白呢,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可我为什么要去凭空添麻烦呢?你们不是最喜欢,我喜欢你与你无关。这种调调?  ”
神乐都要跳起来了:“那是看本子,哥你这可是花吐症啊!很严重!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源博雅“哦”了一声,然后补充道:“已经好了。”
神乐目光怀疑:“那你怎么会突然好的? ”
源博雅看着窗口外面的天空:“大概是,我不喜欢晴明了。”


他与晴明相识于年少,那时候年轻气盛,只想着争个高低。
后来他发现晴明很好,好到他可以放弃一切和他共度余生。
然而晴明对谁都很好。
而他想要独占这份好。
名为黑暗的占有欲不断蔓延,而他郁结成痴。
最后直到有一天他在练箭,突然咳出花瓣。
他看着手中的花瓣默默伫立,晴明走过来:“樱花的花瓣吗? ”
“嗯。”
晴明抬头看着源博雅头上开的正艳的樱花:“真好看呢。”
“是啊。”


“今天,你还要去吗?晴明的实验室。 ”神乐问道。
“去的。”正说着博雅就披上外衣,“晴明最近身体不好,我要去帮忙。”
神乐说:“你真的不喜欢晴明哥了吗? ”
“如果不是我不喜欢他了我的花吐症怎么会好呢。”神乐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的确反驳不出什么。
晴明没有吻他是事实,花吐症不药而愈也是事实。


晴明已经在实验室忙碌,实验室温度偏低,衬得晴明更加单薄了。
“晴明,你还不去看病吗? ”
晴明摇摇头:“没事的,我的身体自己清楚,先把实验做完。”
博雅伸出手:“我来帮忙。”
他努力防止所有手指接触的瞬间。
我不喜欢晴明了。
对,就是这样。


晴明的病越来越严重,源博雅两次三番地劝他去看看大夫,晴明都摇头拒绝了:“没有用的。”
他总说是没有用的。
这天晴明终于躺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源博雅就在一边。
“不,我很清楚的,我活不久了。你听我把话说完就行。”
柔软的手指握住他的,绵绵地缠上去,十指相扣。
他说:“博雅,我真讨厌你,你对我越来越冷淡。大概肯定是因为你不喜欢我。 ”
博雅的手一下子收紧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晴明会以为自己不喜欢他,难不成是真的,他不喜欢晴明所以花吐症不药而愈。
可他一直都觉得,那只能骗骗神乐。
晴明在床上躺着,突然扭头咳嗽,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接着说:“大概是七天前。你在实验室休息,我偷偷亲了你。亲的是嘴巴。”
“然后我就得了吐花症。”
晴明把手拿开,手心里的花瓣颜色红的扎眼。
源博雅突然想起就是那一天,他的吐花症突然痊愈。
原来不是其他任何原因,原来他真的和晴明接吻。
“可是那一天过后,你对我越来越冷淡了。”晴明说,“我想不通,所以肯定是因为你不喜欢我。”
“可我又不是那么善良的人,起了名字想在快死的时候告诉你。这样你就能记着我一辈子……唔……”
源博雅正用空出的手,摁着他的后脑。热烈地吻着他。
果然都是骗人的,他还是喜欢晴明。
最好的是,他突然发现晴明也喜欢他。


设定是博雅因为心上人偷吻而治好了吐花症。(接吻虽然实是博雅不知道的情况下,但是是双向喜欢)
晴明却因为不知道心上人其实喜欢自己,而在偷吻的那一天患上了吐花症。(单向,没有得到心上人主动献吻的晴明)
不要谈逻辑,没逻辑x

实在是脆角啊!(doge!)

_幻夜夜:

你好我是矜矜业业的p图手x
我们转校生什么都懂!


脆角!脆角!狗粮好吃!